<kbd id='JDhPAZOwnDxMLnA'></kbd><address id='JDhPAZOwnDxMLnA'><style id='JDhPAZOwnDxMLnA'></style></address><button id='JDhPAZOwnDxMLnA'></button>
        河北恒果甜生物科技有限公司 _教科書中4000多幅照片遍及沒有签名稿費待領
        作者: 河北恒果甜生物科技有限公司  发布日期:2019-07-30 阅读:865

        教科書中4000多幅照片广泛沒有署名稿費待領

        《北洋艦隊旗艦“定遠”艦》

        教科書中4000多幅照片广泛沒有署名稿費待領

        《八國聯軍在大沽口登陸》

        教科書中4000多幅照片广泛沒有署名稿費待領

        《蘇軍將紅旗插上德國國會大廈》

        教科書中4000多幅照片广泛沒有署名稿費待領

        《人民[rénmín]解放軍佔領南京“總統府”》

        本版圖片截圖自中國攝影著作權協會官網,系此次“稿費招領”作品[zuòpǐn]。

        多家教科書出书社將200多萬元版權費交給中國攝影著作權協會,讓其代付給照片作者[zuòzhě]。但麻煩的是,照片的作者[zuòzhě]已經找不到了。

        記者留神到,比較早的作品[zuòpǐn]包罗朱德、賀龍等在戰爭時期的照片,以及列寧、斯大林、羅斯福等人的照片。个中作品[zuòpǐn]在教科書中刊載數十年,堪稱經典。比方毛澤東在開國大典講話、周恩來在萬隆會議發言、鄧小平會見撒切爾夫人。、胡錦濤與連戰親切握手、焦裕祿人物[rénwù]照、雷鋒頭像等。

        告示稱,如有人發現个中有屬於本身的版權作品[zuòpǐn],可准備好該幅作品[zuòpǐn]的原圖,以及能夠証明這幅作品[zuòpǐn]版權的相關文件,提出申請,審核后便能領取稿酬。

        新京報訊 7月25日,中國攝影著作權協會(簡稱“攝著協”)和中國攝影家協會(簡稱“中國攝協”)發布“稿費招領”,為多家教科書出书社讓攝著協代付給照片作者[zuòzhě]的200萬元稿酬尋找主人[zhǔrén]。

        告示稱,作為保護攝影版權的集體治理組織,攝著協承擔著教科書許可攝影作品[zuòpǐn]哄骗[shǐyòng]費的收轉職能。簡單來說,教科書出书社將稿酬交給攝著協,攝著協再轉交給作品[zuòpǐn]的原作者[zuòzhě]。

        但問題是,絕大多數攝影作品[zuòpǐn]都沒有签名,不知作者[zuòzhě]是誰。,攝著協和中國攝協通過網絡將4000多幅教科書哄骗[shǐyòng]的攝影作品[zuòpǐn]公開發布,但愿作者[zuòzhě]前來申領本該屬於本身的稿費。

        這是攝著協涉及作品[zuòpǐn]數量最多,向攝影著作權人轉付稿酬數額最大的一次行動。

        為4000余幅攝影作品[zuòpǐn]尋找主人[zhǔrén]

        打開攝著協官網首頁,點進“中國攝影著作權協會兩百萬元稿酬轉付認領”專欄,可見18個下載鏈接,對應18個攝影作品[zuòpǐn]類別。

        時政、體育與健身[jiànshēn]、航空與航天、构筑與雕塑、人物[rénwù]、歷史、風光、與藝術、文物與遺址……這18個類別總共涵蓋4000余幅攝影作品[zuòpǐn],都被用於教科書。記者留神到,个中作品[zuòpǐn]在教科書中刊載數十年,堪稱經典。比方毛澤東在開國大典講話、周恩來在萬隆會議發言、鄧小平會見撒切爾夫人。、焦裕祿人物[rénwù]照、雷鋒頭像,以及代表[dàibiǎo]簽署二戰投降。書、阿姆斯特朗在月球留下的個腳印、楊利偉在飛船中展開國旗等。

        網頁告示稱,如有人發現个中有屬於本身的版權作品[zuòpǐn],可准備好該幅作品[zuòpǐn]的原圖,以及能夠証明這幅作品[zuòpǐn]版權的相關文件,提出申請,審核后便能領取稿酬。

        談判 付出稿酬僅是九牛一毛

        為了幫助權利人獲取稿酬,攝著協與出书社開展了的艱難談判。

        攝著協總做事林濤告訴記者,攝著協2010年開始調查教科書稿酬付出情況。“全國88家具。有[jùyǒu]出书讲义資質的出书社,幾乎沒有主動付出作者[zuòzhě]稿酬的”。

        2013年,國家版權局和國家發改委出台[chūtái]《教科書許可哄骗[shǐyòng]作品[zuòpǐn]付出報酬辦法》,,明確規定了教科書稿酬付出的細則:教科書哄骗[shǐyòng]攝影作品[zuòpǐn],應自教科書出书之日起2個月內向著作權人付出稿酬。假如出书社未遵循這一規定,應當在每學期開學個月內,將應付出的報酬連同郵資以及哄骗[shǐyòng]作品[zuòpǐn]的有關情況交給相關的著作權集體治理組織,由組織轉付這些稿酬。美術作品[zuòpǐn]、攝影作品[zuòpǐn]稿酬的標准是每幅200元,用於封面或者封底的,每幅400元。教科書匯編者應每年向著作權人付出一次報酬。

        中國攝影著作權協會是國內的保護攝影版權的集體治理組織。辦法出台[chūtái]后,攝著協向全部教科書出书社發函,提示付出稿酬,但“沒有获得呼應,收費十分艱難”。迄今,隻有數家出书社響應攝著協,提供了哄骗[shǐyòng]過的4000余幅作品[zuòpǐn],付出稿酬200多萬,委托。攝著協轉付。

        林濤說,這4000幅對於全國教科書哄骗[shǐyòng]的攝影作品[zuòpǐn]總量來說,僅僅是九牛一毛。他們曾統計過某一家教科書出书社的哄骗[shǐyòng]量,能夠獲得的300本教科書裡,攝影作品[zuòpǐn]總計便達到1.8萬張。

        遍及不签名 攝影作品[zuòpǐn]作者[zuòzhě]難尋

        教科書出书社疏於付出书權費,也有歷史原因。

        2001年修訂的《著作權法》第二十三條規定,為實施九年制義務教诲和國家教诲規劃而編寫出书教科書,除作者[zuòzhě]事先[shìxiān]聲明不許哄骗[shǐyòng]的外,不經著作權人許可,在教科書中匯編已經發表的作品[zuòpǐn]片断或者短小的笔墨作品[zuòpǐn]、音樂作品[zuòpǐn]或者單幅的美術作品[zuòpǐn]、攝影作品[zuòpǐn]。

        中國知識產權法學研究會副會長、中國社科院法學研究所研究員、中國科學院大學传授李順德認為,當時作此“未授權先哄骗[shǐyòng]”的教科書許可規定,是為了支持教诲事業,因為教诲事業公益性。

        但《著作權法》也明確規定,應當凭据規定付出教科書作品[zuòpǐn]的報酬,指明作者[zuòzhě]姓名。、作品[zuòpǐn]名稱。

        這一規定並未获得遍及執行。攝著協調查的教科書中,一家出书社哄骗[shǐyòng]的上萬幅攝影作品[zuòpǐn]中,签名的不到5幅。李順德認為,凭据法令規定,這陵犯了權利人的權利。

        根據2013年出台[chūtái]的辦法,出书社將稿酬交給版權治理組織轉付。林濤暗示,“這實際上是把難題交給了我們,減輕了他們的負擔”。

        尋找攝影作者[zuòzhě]的過程十分艱難。得益於攝著協與中國攝協合署辦公,此項事情調動了中國攝協的資源,但找到的作者[zuòzhě]还是寥寥。

        因此,此次通過網上告示發布這些作品[zuòpǐn],攝著協但愿更多作者[zuòzhě]確認本身作品[zuòpǐn]的版權,並領取稿酬。

        “無人認領″酬將拟定[zhìdìng]哄骗[shǐyòng]辦法

        7月25日,攝著協向幾名攝影家和已故攝影家后人代表[dàibiǎo]發放了稿酬。新華社前攝影記者郭佔英是个中之一。

        本年[jīnnián]81歲的郭佔英向新京報記者回憶,幾年前,攝著協曾請他辨認過出书社哄骗[shǐyòng]的照片,他認出个中4幅是本身的作品[zuòpǐn],包罗一張鄧小平在十一屆三中全會上講話的照片。后来,通過相關法式確認了著作權的歸屬。

        “能收到這筆稿費很高興,比稿費更的是,有組織能夠規范治理。”郭佔英說,此前教科書哄骗[shǐyòng]的照片來源復雜,包罗檔案館、畫報等等,質量。

        為了確認這4000余幅攝影作品[zuòpǐn],攝著協事恋人員進行了多輪辨認,並請專業攝影家協助。